当前位置:体育 > 中国足球新闻 > 正文

中国足球繁荣后的思考:投资不均 地方政府不重视

2017-03-20 12:01:01    《足球》报  参与评论()人

记者陈永评述 当一家中超俱乐部的年投资额超过20亿、逼近30亿大关的时候,中西部很多省份的足球是崩溃的:这些钱足以支撑整个中西部地区的足球发展,但,就现实而言,一分一毫也流向不到那里去——如果通过外力来导流,那无异于流行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扶贫,看似扶贫,却根本难以起到真正的效果。

其实,我们的主题评论当然也可以显得“高大上”一点,比如解析一下中西部足球的困境,呼吁一下对中西部足球的重视,顺便呼吁一下东部沿海地区强化对中西部足球的支援,但,这毫无意义,我们必须直面的是中西部足球本身的问题。

调查的结果是残酷的,甚至都不需要调查:2014年,哈尔滨毅腾征战中超,对于这支昙花一现的中超球队,很多球迷其实有着深刻的印象——其一,开局连续客场的赛程,原因就是当时哈尔滨的天气根本没有条件进行职业联赛,实际上,哈尔滨真正可以开展足球运动是5月份,而截止日期是9月底,短短的5个月,相比华南地区的全年,以及华东华北地区的9个月,实在差距太大。

其二,哈尔滨毅腾创造了中超的疯狂球市,球迷的热情让人感动,但这没有任何实际性的意义,一年之后,哈尔滨毅腾回到了中甲,又一年之后,哈尔滨没有了中超中甲球队,黑龙江也没有了中超中甲球队———毅腾迁移到了浙江绍兴,在2016赛季,他们以倒数第四名的战绩保级成功,得以留在中甲,但他已经是东部沿海强省的一支球队,和中部足球再无关系。

再来看一下调查吧,在中超中甲32支球队的分布版图中,中国大陆的山西、黑龙江、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、宁夏、安徽、江西、福建、湖南、广西、海南、四川、西藏等14个省、自治区没有中超中甲球队,其中,曾经的中国足球重镇陕西、四川竟然连一支中甲球队都没有,让人无比感慨,作为沿海城市的福建现在竟然连一支乙级队都没有。

福建的问题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,但中西部足球的现状让人无比感慨,整个西部地区,重庆和贵州支撑着职业联赛,但他们同时也是2017赛季中超联赛的降级热门球队,这不是由我们来评说的,而是中国球迷普遍的观点。

毫无疑问,钱是困扰职业足球发展的最大问题,几乎每一支西部职业足球俱乐部,在最后的时候都会经历财务危机,都会出现球员讨薪的现象,比如成都天诚,比如青海森科,当中超土豪们动辄投入20亿+的时候,西部足球连1亿人民币都拿不出来。根据2016年底的一份统计,中甲劲旅新疆天山雪豹总投资不足3000万人民币,在整个中甲球队位居倒数第一,这个数字,可能连东部省份的一个乙级俱乐部都比不上。

中超联赛泡沫化的膨胀进一步加深了一般企业投资足球的忧虑,比如以前的中超球队,5000万可以保级,但现在5个亿能保级就不错,那么相应的,中甲球队要5000万到1个亿才可以保级,乙级球队冲甲成本和中甲球队保级差不多,如此巨额的投资,企业尤其是西部企业又怎么可能有太大的热情?

其他因素也很多,比如天气,像黑龙江,之前我们也说了,适宜进行户外足球运动的月份是5月份到9月份,除此之外便很难进行户外足球运动,当然也有其他因素,比如高原因素,昆明、西宁等西部城市有着一定的高原反应。

但和金钱相比,这些都算不上阻碍中西部足球发展的关键因素,其实,除了钱之外,政府的重视也是一个很关键的层面,客观来讲,在整个中西部地区,政府的关注点很难直接触及足球,因为有着更现实的问题,比如经济发展,相反,经济极为发达的东部沿海地区,政府是有精力来搞足球的,当然我们也可以称之为精神文明建设。随之而来的是,现在中西部各省市也在筹划足球发展规划,但真正落实的又能有几家呢?

这像是一个解不开的连环套,但中西部足球绝不能就此沉沦,一方面,其实我们不求西部足球必须生存在顶级联赛,但哪怕乙级联赛,也能够维系和引导其足球的发展。另一方面,在职业足球之外,同样有更多体现足球价值所在的事情,这项大众运动更大的意义在于业余足球,在于校园足球,中西部足球改变不了职业联赛的大势,却可以在业余联赛和校园足球层面上超越自己。

中西部足球最大的忌讳是放弃和沉沦,如此一切都没有了意义,但只要有所坚持,总会体现出其价值所在。

注:目前,西部地区包括的省级行政区共12个,分别是四川、重庆、贵州、云南、西藏、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、宁夏、新疆、广西、内蒙古;中部地区有8个省级行政区,分别是山西、吉林、黑龙江、安徽、江西、河南、湖北、湖南;东部地区包括的11个省级行政区没变。

 

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